• 【时政新闻】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全文)     【时政新闻】  中共浙江省委关于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 全面深化改革再创体制机制新优势的决定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资料

    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第一阶段行动简史

    发布时间: 2014-01-17 10:57:33来源:

     

    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第一阶段行动简史

     

    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是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在主力红军长征前三个多月从中央苏区派出的一支部队。全军前后共1万余人,深入闽浙赣诸省国民党统治地区,历时6个多月,行程5000余里,最后在国民党优势兵力围攻下遭到失败。这是工农红军在革命战争中的一个重要历史事件。红军抗日先遣队的北上活动,经历两个阶段:部队先由中央苏区的红七军团组成,19347月从瑞金出发,穿越闽境,经浙西、皖南、赣北,至10月底到达闽浙赣苏区为第一阶段,亦称红七军团阶段;同年11月,红七军团和闽浙赣苏区的红十军合编为红十军团,继续高举北上抗日的旗帜,从闽浙赣苏区分两路北上浙西、皖南,至19351月在怀玉山失败为第二阶段,亦称红十军团阶段。红军抗日先遣队在6个多月时间里,不断冲破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大小战斗少有间断,其中主要的有福州、罗源、竹口、分水、谭家桥、怀玉山战斗等30余次,袭取过大田、罗源、庆元、常山、旌德等县城。大军曾挺进到距杭州不足百公里、距南京150公里处,牵制了十几万国民党军队,策应了中央红军的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和尔后进行的战略大转移。先遣队在所经过的四省几十个县的广阔地区内,深刻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和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宣传抗日救亡,推动了抗日运动的发展,扩大了党和红军的影响。先遣队沿途留下了一批又一批指战员,加上其突围部队,对促进闽东、闽北、浙西、浙南、皖赣边和皖南等苏区和游击区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由于王明倾冒险主义的错误领导,尤其在中央红军长征后,南方土地革命斗争趋向低潮,先遣队未能及时实现大兵团运动战向分散的游击战争的转变;由于孤军奋战,敌我力量过于悬殊,红军抗日先遣队最终遭到了失败。先遣队广大指战员为中国民族民主革命事业浴血奋战,英勇献身的事迹将永垂青史。红七军团阶段 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我国东北后,继续入侵热河和长城各口,进犯察哈尔、冀东、威胁平津,致使民族矛盾急剧上升。面对敌寇铁蹄蹂躏我大好河山,全国人民强烈要求停止内战,抗日救亡,而蒋介石却顽固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一面对日寇的侵犯退让妥协,一面加紧镇压工农武装革命,扩大内战。193310月,蒋介石纠集100万军队,向各个革命根据地发动了第五次围剿,以其中50万兵力重点进攻中央苏区。由于王明倾冒险主义在第五次反围剿中的错误指挥,使战斗节节失利。至1933年底,中央苏区已由原来的纵横各近千里缩小到三百余里,且国民党军队重兵密集,层层围困,不断向苏区进逼,形势十分危急。面对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关系的新变化和中央苏区危急的局面,中共中央决定抽调主力红军一部,组建抗日先遣队北上。19346月下旬,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以下简称中革军委)命令红七军团军团部和所属的第十九师,从福建连城回到瑞金。党中央和中革军委的几位主要领导人接见军团长寻淮洲,政委乐少华,参谋长粟裕和政治部主任刘英,宣布红七军团军团部暨十九师改编为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对内保留军团建制,向闽浙皖赣诸省国民党统治地区进军,最终到皖南,支持和发展皖南地区革命局面。接着,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分别给红七军团发出作战训令和政治训令,指明抗日先遣队的主要任务是深入国民党统治区的深远后方,宣传推动抗日运动的发展,开展游击战争,在敌人最受威胁的地方,建立新的苏维埃根据地,调动围攻中央苏区的国民党军队。训令还具体部署了红军北上的三步行动计划:第一步进军闽中,北渡闽江。第二步,由闽中到浙西,8月中旬进入浙西兰溪地区。第三步,在浙江及皖南地域创立新苏区及苏维埃根据地。一路上尽可能与各地苏区、游击区的红军取得联系,以利北上行动。训令还规定,由随军中央代表曾洪易和军团长、军团政委三人组成红七军团军委,决定和处理重大军事政治问题。7月初,红七军团在瑞金进行整编,突击补充2000余名新战士,以原十九师五十五、五十六、五十七三个团为基础,扩编为一、二、三师,原团长胡天桃、王裔三、王蕴瑞分别担任三个师的师长,全军6000余人,长短枪3000余支。中央苏区还赶印《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等文告160万份,供先遣队一路散发、张贴。红十九师的前身是闽浙赣苏区的老红十军,19335月调归中央苏区,不久编入红七军团。这支部队较长时间在东线作战,战绩显著,是一支富有实战经验的精干部队。可是整编后新战士和非战斗人员占了全军的三分之一左右;武器严重不足,许多战士只得用梭标;宣传品和后勤物资共500多担,负荷很大。这给以后进入国民党统治地区作战造成了严重的困难。77,红七军团从瑞金出发,经古城、童坊,进入连城县罗坊、塘前一线。与此同时,中革军委命令罗炳辉等率红九军团,从江西石城进入福建,掩护红七军团北上。几天后,七军团在小陶与红九军团的一部会合。七军团经桃源、小湖,冒雨袭取大田县城。九军团殿后掩护,监视永安之敌。围剿中央苏区的国民党东路军总司令部立即调两个多旅,从正侧两面往大田堵截。23日,七军团撤离大田北上,29日,抵闽江南岸樟湖坂,抢渡闽江。九军团进占尤溪口保护七军团安全渡过闽江后返回中央苏区。红军两个军团突入闽中,国民党当局大为惊疑,他们不知道红军的战略意图,举止失措,军事上处于被动地位,使红军比较顺利地完成了北上的第一步计划。731,红七军团按第二步行动计划,朝东北方向挺进。部队攻克古田县黄田,正欲向浙江庆元、遂昌进军。此时,中革军委突然电令七军团向东进袭水口,威胁并相机袭取福州。七军团连夜改变部署,于81日晚夺取水口。翌日,召开八一纪念大会,军团领导向全体指战员传达中央关于组织北上抗日先遣队的决定,正式打出了抗日先遣队的旗帜。国民党当局对红军直逼福州相当震惊,东路军总司令蒋鼎文由漳州飞抵福州视察,福建省政府主席陈仪电令驻宁德、福安、霞浦围剿闽东苏区和驻防泉州的八十七师王敬久部驰援福州。蒋介石虽然没有抽调围攻中央苏区的军队回援,也不得不电令在湖北集训的原十九路军所属四十九师伍诚仁部,由长江水路日夜兼程,经海运入闽,并令海军派咸宁等四条浅水舰进入闽江,空军派作战飞机助战。日、英、法、美等帝国主义国家以保护侨民和领事馆为藉口,先后派出军舰进入马江港。福州南濒闽江,城墙高大,修筑有比较坚固的防御工事。红军在敌情不明,又没有地下党配合的情况下发动福州战斗。7日晚,红军一部至新店钳制守敌,主力向义井猛袭,进抵应石山坡与敌遭遇,双方展开激战。敌依靠工事和侧后重机枪掩护,居高临下,红军几次强攻,未能奏效,凌晨撤出战斗。9日凌晨,红军调整部署,主力绕新店、湖前向福州北门进攻,此时敌人八十七师两个团已赶到,布置于湖前与北门楼一线,双方形成相持局面。先遣队指挥部注意到福州城防兵力相当雄厚,交通方便,援军已至,红军不仅不易取胜,而且处境渐趋不利。且福州之么大,红军即使进入城内,也只能占一隅之地,尔后必将处于进退两难的困境,遂决定停止攻城,部队向连江县的桃源方向转移。敌八十七师一部乘机追击,在降虎和先遣队激战终日。敌飞机轮番轰炸扫射,傍晚,红军撤出战斗。降虎血战,红军虽然毙伤大量敌人,但自己亦伤亡600余人。福州之战不仅打乱了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的北上计划,使部队受较大损失,也没有能够吸引和调动围剿中央苏区的国民党军队,反而完全无遗地暴露了先遣队仅仅是一支数千人的牵制力量,从此一直受到国民党军队疯狂的围追堵截。降虎战斗后,红军进入闽东苏区和游击区。在闽东党组织和群众热情的帮助下,700余名伤病员被分散安置在连江、罗源沿海红军医院和临时医院治疗。为了开拓闽东苏区,根据闽东同志的要求,七军团决定攻打罗源、宁德县城。14日凌晨,先遣队在当地党组织和游击队的配合下,向罗源发动奇袭,里应外合,仅仅两个多小时就攻下城池,溃敌千余、俘敌300余人,生擒国民党县长,战斗取得完全胜利。15日晚,先遣队一部猛攻宁德,未能奏效,次日撤出战斗。红军在闽东攻克罗源,威胁宁德,开拓苏区,国民党当局深为震动,一面命令四十九师由连江加速北上堵截,一面调永绩”“抚宁两舰载海军陆战队在罗源湾登陆围攻罗源。英法等帝国主义国家亦派出军舰进入罗源湾窥测动向。815,中革军委连电催促先遣队北上,令短期抵杭江铁路(系浙赣铁路的杭州至江山段)之兰溪地域。于是先遣队给当地红军游击队留下300余枪,继续进军。20日,军团首长在阳谷村与叶飞等当地党组织和红军的领导人会见。部队在闽东红军独立团的配合下,一举攻克福安县穆阳镇,缴获银元、粮食颇多,守敌仓惶向县城逃跑。翌日,先遣队在闽东红军独立团掩护下撤离穆阳,向闽浙边境前进。先遣队在闽东苏区党组织和红军配合下,战斗连连取得胜利,部队受到苏区军民的热情接待,安置了伤病员,得到休整的机会,士气大为振奋。闽东苏区的军民,也因主力到来而受到鼓舞,苏区有很大发展。28日,红军抗日先遣队进入浙江,在途中击溃浙江保卫团3个队的阻拦,迅速占领庆元县城。30日,部队往北向龙泉县境挺进,在竹口击溃浙江保安第三团(欠一营)等歼敌300人,缴枪200余支,国民党龙泉县长惊恐不安,急雇民船七只,装载财物眷属准备逃跑。91,红军在龙泉县小梅镇休息一天,在行宫文明戏宣传抗日。随后向西进入闽北苏区。闽北苏区以崇安县为中心,由黄道等人领导,是闽浙赣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是闽浙赣苏区通向中央苏区的桥梁。先遣队领导考虑到部队从瑞金出发已有两个月,其间几乎每天行军作战,十分疲劳,需要休整,于是准备在闽北停留一段时间。并且设想以发动群众,帮助地方党组织扩大武装斗争,把闽北、闽东苏区和浙南地区连成一片,打开更大的局面,威胁正在进行第五次围剿的国民党军队的后方。可是中革军委批评了先遣队拟在闽北休整的设想,连电指令迅速北上,限本月10日前离开闽北,进入浙西。先遣队受令后,仅在浦城古楼宿营三天,转进广丰大丰口向浙西进军。912,先遣队避开浙江保安团重点设防的二十八都,出敌不意地由浦城王村进入浙西江山县境,并迅速推进,于13日占领清湖镇,打退浙江保安团的拦截。先遣队进入江山腹心地区后,按军委作战训令和中革军委电令,着手执行破坏交通设施的任务。先遣队分派一部袭击贺村,烧毁火车站、汽车站,破坏若干铁路设施,接着在大陈派第一师炸航头铁路大桥。主力为掩护炸桥主动出击,与浙保一部在丰足西北激战。由于敌人拦截和缺乏爆破器材,红军摧毁的交通设施不多,航头大桥也因炸药不足,仅炸坏一个桥墩。在大陈,红军还派出一部分兵力和侦察部队等,沿常山港西岸向常山进发。16日凌晨化装成国民党保卫团的侦察队接近常山东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入城内,守敌霎时大乱,红军在城内坚持3小时,歼敌90余名,尔后主动撤出。大军继续北上,18日抵遂安白马,接中革军委电令主力应迅速占领遂安,并保持之于我手中,以后则于安徽边境、淳安、寿昌、衢县、开化的范围内发展游击战争和苏维埃根据地。尔后在浙皖边境,约在衢州、建德、兰溪、江山、屯溪地域建立新的苏维埃根据地。红军派出侦察分队,至遂安附近了解敌情,准备相机袭取遂安。蒋介石对红军连续攻占城镇恼羞成怒,915电令各县县长:督率团队,固守待援,万一守御力尽,则与城共亡,否则失陷城镇,糜烂地方,则军法俱在,决不姑宽。浙江省政府赶调军队增强遂安城防,城内守敌增至2000余人。与此同时,国民党闽浙皖赣边区剿匪总指挥赵观涛在常山与浙江省保安处长俞济时策划组成左右两个纵队,会合遂安守军共同围剿,先遣队于遂安附近。俞济时率补充一旅王耀武部和浙保一部为右路纵队,由衢县北驰遂安。伍诚仁率本部四十九师为左路纵队,由常山开化向东北推进。浙江的《东南日报》在21日声称:大军云集,包围之势已成,今日开始围剿,三日内将全部消灭红军在遂安附近地区。先遣队在遂安附近侦察徘徊三天,敌情日益严重,中革军委关于袭取遂安的命令事实上不可能执行。22日晚,部队从铜山向皖浙边境转移,机智地跳出敌人的合围圈。在浙西,国民党保甲制度严密,地主武装等反动势力较强,党在这里工作基础薄弱。面对强敌围追堵截,先遣队从实际出发,没有机械地执行中革军委命令,比较顺利地进至皖南。925,先遣队从淳安越大连岭入安徽歙县。红军在歙县、休宁崇山峻岭间,利用三省边境复杂地形与追敌周旋。103进到皖南祁门查湾稍事休整。8日进入皖赣苏区浮梁县境,由港西转向兴田途中遇到前来接应的中共皖赣分区委书记柳真吾和军分区司令员周成龙。部队到达分区委机关所在地程家山和流口。9日,红军准备袭击浮梁旧城,至新桥与新编第七旅李宗鉴一团激战;同时,后卫在流口击溃李部另一个团,全军进驻浮梁储田桥。13日撤至皖南秋浦县(今属东至县)之黎痕地区。皖赣苏区东西狭长,区域包括两省八九个县的边区,是闽浙赣苏区在第五次反围剿斗争中开辟的一块新苏区。先遣队在中共皖赣分区委的帮助下,休整部队,安顿伤病员,补充新战士500余名,部队在浙西经历一段困难时期后,到此出现了新的转机。皖赣边和皖南地区是先遣队北上的目的地。这里具有发展苏区的有利条件:有较长时间的党的工作基础,四周大山丘陵环绕,农业经济发达,而且地理位置重要,可以威胁南京,杭州。先遣队在这里,总结出三个月来的战斗历程,向中央作了汇报,并建议今后就在这一带活动,开展游击战争,发展苏区和游击区。根据连队战士不足的实际情况,建议部队改编为四个营,精简机关,充实连队。要求在敌情变化的情况下,允许部队机动自主地处理问题。但是这些建议没有被采纳。此时,敌已集中20个团的兵力,分六路围剿皖赣苏区,企图一举消灭先遣队于黎痕地区,中革军委电令先遣队立即摆脱敌人,自行决定向皖南或是赣东北苏区转移。这时,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已经失败,红军开始长征,闽浙赣苏区亦日趋危急。先遣队领导决定主力到皖南石门、太平、休宁之间地区活动。21日,中革军委明确电令先遣队转入赣东北苏区。10月底,先遣队全军约3000人,在浮梁、婺源、德兴之间,冲过敌两道封锁线,进至赣东北苏区,结束了北上抗日的第一阶段行动。 

    今日访问: 昨日访问: 访问总人数:

    常山县档案局(馆)主办 档案局(馆)电子部承办并维护

    福建福州博通软件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