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新闻】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全文)     【时政新闻】  中共浙江省委关于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 全面深化改革再创体制机制新优势的决定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人物

    千里岗上一青松——记董日钟烈士

    发布时间: 2013-12-09 09:35:22来源:

     

    董日钟烈士

    董日钟烈士

     

    千里岗上一青松

    ——记董日钟烈士

     

    解放后,常山县芳村、西源一带的群众为纪念一位化名叫老李的红军战士,将他的英勇事迹编成文艺节目到处演唱。这位一直被人们传颂的英雄,原名董日钟,又名董炳松,是方志敏同志的同乡江西弋阳人。土地革命战争后期,他长途跋涉来到西源,在这里点燃了革命烈火。

    董日钟,1906年出生在弋阳县中畈乡董家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八岁丧父,家中生活无依靠,就随改嫁的母亲到邻乡邵畈村,给地主家里放牛做长工,受尽了非人的折磨。

    1927年冬天,在方志敏等领导下,弋阳等地举行了武装暴动,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斗争。这时董日钟回到家乡董家村,投入了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运动。次年,他与邻乡徐家畈村的妇女积极分子方火荣结为恩爱夫妻。

    1930年,董日钟参加了县赤卫队。1932年,正式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不久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3912,他的妻子生下一子,取名鱼魁。部队领导得知这个消息,特地给了他一段时间的假期,让他回家看望妻儿。他在家里仅住了几天,就匆匆告别妻子和尚未满月的儿子,回部队去了。谁知这次分别竟是他与亲人们的诀别。

    董日钟在部队里刻苦学习文化、政治,思想进步很快,被组织上选送到中共赣东北省委葛源红军大学五分校学习深造。结业后担任连指导员。

    此后,董日钟随中国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转战闽浙赣皖各地。19341214,抗日先遣队在谭家桥与敌展开激战,战事失利,几经周旋,决定经开(化)婺(源)德(兴)苏区返回闽浙赣苏区。翌年110,红军向南转移,途经开化大龙山村,又与国民党军二十一旅遭遇,发生激战。红军原打算经大龙山西行,因道路受阻,主动撤出战斗,改道继续南下。董日钟和他所在的连队当时担任掩护任务,撤出战斗后未能赶上已改道的大部队,便留在开化县境内坚持斗争。这一年的3月间,他们与邱老金领导的游击队会合,成为这支游击队的军事骨干。

    19364月,中共闽浙赣省委在彰公山召开省委扩大会议,作出了为巩固和扩大以彰公山为中心的皖浙赣边区根据地而斗争的决议,并且将闽浙赣省委改名为皖浙赣省委。同年7月,董日钟参加了开(化)婺(源)休(宁)中心县委在开化舜山召开的地方工作会议。会后,他受县委的派遣,和严忠良率领游击队,从遂安县境(今属淳安县)转到了常山县芙蓉与开化县交界的千里岗一带山区,开辟新的游击根据地。随后,他们在常山县西源的河坑召开部队干部会议,决定将游击队一分为二,由董日钟和严忠良各带一队,分别开展活动。会后,董日钟便带领一支部队活动在西源的麻山、章舍坑一带。不久他与原闽浙赣省委派到西源一带工作的温典云(化名老王)取得了联系,并肩战斗。

    19368月中旬,经上级党组织批准,成立了中共西源区委、区苏维埃政府及区游击队,董日钟担任区委书记兼区长和游击队队长。

    区委建立后,董日钟正确贯彻了皖浙赣省委提出的关于开展游击战争的方针,率领游击队在根据地外线作战。采取分散争取群众,集中对付敌人的办法,广泛组织革命力量打击地主武装,开创了新的局面。

    西源一带是深山老林,当地群众常年以种山、砍柴度日,生活苦不堪言,还要受土豪劣绅的盘剥和欺压。他们迫切地要求摆脱贫困和压迫。董日钟和区委其他同志带领游击队的战士们积极开展工作。白天,帮助农民挖山、种地、砍柴,到纸槽做工,夜里,下山访贫问苦,作社会调查,向群众宣传江西苏区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情况,开展“上名字”运动。董日钟经常到各村和纸槽召集贫苦农民和手工业工人开秘密会议。会上他对群众说:“他们(指敌人)有官府,我们有山坞。”“只要我们穷人抱成一团,跟共产党走,好日子一定会到来。”他还叫大家讨论什么是苦,什么是甜,启发群众组织起来,同反动势力作斗争。经过他和同志们的深入宣传和广泛发动,广大群众迅速提高了阶级觉悟,纷纷要求“上名字”。在短短的几个月里,仅西源一带报名参加“坐地红军”的就达900余人;各村都建立了联络点,还建立了红军被服厂和交通联络、运输、采办、宣传等队伍,保证了斗争的需要。游击队的力量得到了迅猛发展。

    当时,敌人对革命根据地和游击区采取了严密的经济封锁,给区委的生活造成了很大困难。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董日钟不仅教育党员和游击队战士遵守群众纪律,爱护群众利益,而且自己以身作则,每次他在群众家里吃饭都照常付钱。他带着游击队行军作战时,不随意损坏群众的东西。有时敌军进村骚扰,他们撤到山上,吃了群众的玉米棒子,还要放几个钱在玉米秆根部作酬谢。因此他们赢得了当地群众的信任和爱戴。不少群众冒着生命危险,为区委和游击队送情报,看护伤病员;利用各种机会,通过各种渠道,为区委和游击队采购、运送一些军用物资和生活必需品。

    为了扩大红军游击队的影响,董日钟常乘敌不备,采用突然袭击的游击战术,狠狠地打击敌人。常山芙蓉乡有个名叫王长胖的大土豪,是个鱼肉人民、作恶多端的地头蛇,群众切齿痛恨。区委认为这条毒蛇不除,群众永无宁日。于是在1936917日晚上,董日钟和温典云率领游击队和地方红军攻进王长胖家,铲除了这个大恶霸,缴获了不少枪支弹药,分了王家的不义之财,人心大快。

    920,董日钟还率领游击队配合浙皖特委独立营攻打衢县上方镇,战斗中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武装自己的队伍。

    芙蓉乡半源水口也有个大土豪,名叫汪光宪,平日横行乡里,无恶不作,他和该乡乡长王朝南结成儿女亲家以后,更是狼狈为奸,把红军游击队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国民党常山县自卫队队长李品山也经常出入他家,还派了一个中队的兵力驻扎在他家里,这支敌军曾多次包围过西源麻山红军驻地。为了打击敌人的反革命气焰,在193611月间的一个夜晚,董日钟趁自卫队回城之机,率领游击队出其不意地捣毁了汪光宪的老家,将10多间房屋付之一炬,并且杀了大肥猪,分了大量的粮食和钱财。这一行动,吓得四周的土豪劣绅提心吊胆,乡长王朝南也惊吓得瞠目结舌,一连20多天不敢出门。

    在对敌斗争中,董日钟十分注意策略。一方面,他善于把军事行动与政治攻势结合起来,提出了“土豪一扫光,中户不要慌”的口号,不断地分化瓦解敌人营垒。如毛良坞乡灯盏坑前山的保长段富仔,经过红军宣传教育,提高了政治觉悟,常常为游击队提供情报。在敌人“清剿”时,他还冒着生命危险掩护了红军伤病员及10多名群众安全脱险。另一方面,董日钟派地方红军战士打入敌人内部,刺探敌情,及时提供情报。这样,区委和游击队就更加活跃。他们时而集中,时而分散,有力地打击敌人,使整个西源成了赤色的游击区域。

    皖浙赣边革命形势的迅猛发展,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极度的惊恐。193611月,蒋介石任命刘建绪为闽浙皖赣四省边区公署主任,调集了十几个正规师及保安团共10余万兵力,向皖浙赣边区游击根据地发动猖狂的进攻。19371月,国民党常山县长李文恺接到上司的“清剿”训令,亲自带领“剿共”武装进入芙蓉坐镇,建立“县长临时办事处”,并任命罪恶累累的乡长王朝南为县“剿共”大队长。

    为了达到破坏西源党组织和消灭红军游击队之目的,李文恺采取了一系列毒辣手段。一是强迫青壮年加入壮丁队,配合国民党正规军合力“清剿”红军游击队。二是实行移民并村,封锁游击区。下令西源所有村民,限于193721以前全部撤至芙蓉乡以外居住,“逾期不迁者一律以通匪论处,格杀勿论”;规定村民迁出时,必须带走所有的衣食、器具,以断红军游击队的生路。同时,敌人还烧毁了游击区的零星山棚住房。三是到处设立明堡暗哨,监视游击队的活动。并且在芳村、岩前、芙蓉、毛良坞等一带遍设关卡,禁止通行。四是进行反动的政治宣传和欺骗,恫吓群众。在敌人用封锁、并村、联保、烧山、搜捕等手段进行全面“清剿”,西源红军游击队的处境极端不利的情况下,董日钟仍以顽强的革命意志坚持斗争,率领游击队在腰溪桥边的棋盘山一带打伏击战,使敌军遭受伤亡。

    19372月初,敌人加紧搜山“清剿”,步步进逼,使游击队弹尽粮绝。217,董日钟和段腊痢等隐蔽在麻山顶上,被搜山的敌人发现,他们与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搏斗,终因寡不敌众,不幸被捕。董日钟被敌人押下山来时,已是遍体鳞伤,他仍然昂首挺胸,踏着坚定的步伐,一边走,一边对群众说:“乡亲们,要团结起来!打倒反动派!我们红军是正大光明的,大家要跟共产党走!跟红军走好日子一定会到来的。”敌人对董日钟用尽了酷刑和引诱,但他始终保持着一个共产党员的高贵品质。次日,他被敌杀害,英勇就义,时年31岁。

    董日钟虽然牺牲了,但他那高大的英雄形象,犹如千里岗上的青松,傲然屹立。

    (陈文光、郑全洲、施唐荣整理)

    今日访问: 昨日访问: 访问总人数:

    常山县档案局(馆)主办 档案局(馆)电子部承办并维护

    福建福州博通软件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