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研究

忆“两浙首站、八省通衢”兴盛时期的常山

发布时间:2013-12-14 15:11:30来源:

 

忆“两浙首站、八省通衢”兴盛时期的常山

 

周光耀

 

追溯1930年前的常山,市场畸形繁荣的情景,真是感慨万千,不少老者共有同感。

一、关于“两浙首站”“八省通衢”名字的由来

旧县政府大门中间砌起一堵矗立着的高墙,下面嵌着一个圆形大月亮,光滑醒目,象征着“明镜高悬”。高墙的后面有一只精雕的大麒麟,上首还悬挂着一棵木制精雕的大树,树上有个蜂窝,也是雕就的,旁边嵌着一只神采奕奕的猴子在掏蜂窝,相当逼真。其用意何在?我们不知道其中奥妙,有待考证。高墙两侧是进出的大圆门,左右门上竖立着两块横匾,既高大又醒目,左边是“两浙首站”,右边是“八省通衢”。柳体强劲有力,据说出自名家之手。“两浙”系指浙东与浙西,“首站”是形容首要的驿站。“八省通衢”是指南北八省物资土产必由此吞吐流畅,可惜这两块横匾在拆建街道时已荡然无存,否则也是一历史古迹。

二、水陆交通的枢纽作用及畸形繁荣的市场

当时,浙赣铁路还未全线通车,交通不便,而常山港水道且宽又深,下游流经衢州、龙游、兰溪、严州、桐庐、富阳等地直达杭州。再通过内河(运河线)既可抵沪,又能从沪向扬州直上天津、塘沽。同时,自富阳横穿临浦、萧山可到宁绍地区。另外还可从兰溪支流右面往婺江通金华、义乌。左面经新安江达安徽。因此,常山得天独厚,成为沟通南北物资交流的必由之路,也是商品水陆转运吞吐的咽喉要道,于是产生了商业畸形繁荣,当时有“小上海”之称。

常山毗邻江西省玉山县。江西盛产大米、杂粮、花生以及广丰的烟叶、景德镇的名瓷、万载的鞭炮和上饶地区的京方、大春的兴土纸、鄱阳湖的淡水鱼、银鱼丝等物资,都通过常不道输送下游沿途及上海、南京(江苏省)、山东、天津等地。广东省的香蕉、菠萝、荔枝、橡胶等;安徽的土漆、白雪梨等均在常山港集散。分运沿途和北方省市。同时,北方河北省的核桃,天津产的小红枣、山东省产的黑枣、大红枣和皮鱼干等海、土产品;江苏省南通土布、通蛤以及京、宁、沪产的轻工业产品等等……都通过常山集散与吞吐,输送南北各地,确实起到沟通经济的巨大作用,被誉为“两浙首站、八省通衢”是当之无愧的。

旧式的常山街道是狭隘的,从小东门到西门一条大街足有二华里,这是主要街道;还有一条从浮桥头经大东门到龙门口直街,从南门到北门贯穿大街有一条横街。这两条街道全系商业网点。店连店,相互连接没有一点空隙。间或有几家大型商店外,夫妇店比重较大。那时的运输工具基本上是扁担劳力,再加四方农民进城投售土产品,购买商品的人众,以及停泊常山港众多的船只人群,白天街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夹杂着商店里的叫卖声,茶店酒肆中的谈笑声和搬运劳力的喘息声,喧闹异常,极为拥挤。来往行人摩肩接踵,连街尾小巷也挤得水泄不通。同时,夜市也相当热闹。自江西运输物资来的骡队,羊角车队彻夜不息。每一骡队的骡夫手持一盏牛皮灯用作引道。据说每天来往骡队有数百匹之多。由于常(山)玉(山)大道已为骡队所占用,来往过分拥挤,羊角小车和肩挑者只能改由小道自玉山城乡经草弄口、沙湾、龙尧、叶姑岭、茅亭等地绕道到达常山。这条小道中间铺有石板,昼夜不息的羊角车轮滚动,在石板上车痕深迹达一二寸。沿途宿店、茶馆、小吃酒店之多不胜枚举。自沿江的三里滩,大生碓底到浮桥头,足有2华里长的港面,停泊着上千艘船只,沿港昼夜营业,盛况空前,夜间灯火辉煌,蔚为壮观,它的热闹情景如称之为“小上海”也不为过。

三、应运而生的商业

这样一个沟通南北物资流通渠道和吞吐集散中心的旧常山,应运而生的商业有:

1、代办转运业务的过塘行(又称过载行)。专替客商代理储存、分运、调度船只和验收转动业务收取过塘费(手续费)。开展这项业务就有数十家,较大的有刘泰来、德源祥、傅元成、周六十、杨德昌、源泰昌、徐恒川、同益寿、张钧泰、义盛祥、徐悦来、杨源昌等10余家,还很难适应快速转运的需要。

2、盐仓(栈)兴起,别具一格。由于江西省广信府属(上饶地区)7县食盐归浙江常山盐栈供应,且浙江食盐细白而洁净备受欢迎,群众得盐而乐。据统计,当时常山开设盐仓(栈)就有9家之多,而且规模较大,库存丰厚。这些盐仓(栈)就是生字、庸字、正字、德字、厚字、利字、大豫、许源兴、同安等9家盐仓。除德字外,全系绍兴帮客商经营。据说,两浙盐运使公署是专管官盐务的,要经营食盐必须具备以下条件:第一、领取官盐经销执照,须有官方门路和关系,还须交付保证金或殷实铺保。这一条绍帮客商有一定门路可特循。“绍兴师爷”在两浙盐运使公署出谋策划较多,这是领取官盐执照的捷径。第二、经营官盐还须有雄厚的资金和可靠的铺保,所以盐仓(栈)多系绍帮客商开设。常山商业巨头只得望盐兴叹而已。这9家盐仓(栈)在常山组设食盐公售处,输另售业务。关于运销江西省的食盐,由各食盐栈按经售数字多少分别装运,他们为了笼络常山人心和调剂供应业务之需并设“盐公堂”。这个“盐公堂”安排3个项目:一是施材会,如因死亡者无力买棺,就赠送簿皮棺材一具,此称为“善举”。二是每年冬季必须限于下雪天进行施粥。因下雪天分期的人无生计可觅,这种施粥称之谓“布施”。三是每年限于青黄不接之际,由“盐公堂”每天提供大米10担交由“列字庄”供应平粜,因列字庄系东淤、外港、后方一带的钱粮较少的粮户(地主)无能为力,帮“盐公堂”予以提供帮助。其馀各字庄粮户(地主)自行负担。这些措施实质上是盐商害怕群众闹事,以“慈善”面目掩盖他们在经营中暴利剥削的一种手段而已。

3、为适应南北土产品沟通,较大的商业行业就比较兴旺起来,具体有:①南北货商店相应林立,殷实大户就有徐仁泰、徐仁丰、大有丰、黄元昌、林瑞康、义和栈、庆泰桂元栈、广大昌、琚万丰、顺泰等这些商店除经营南北货的批发业务和另售外,均是前店后厂兼营糕点食品工业。还有20多户中小商店专营南北货另售业务。②棉布、京广百货行业也较发达,有华英、华新、一新、晋发、乾大、永新、慎和、永和、许裕达、许裕隆、泰和祥、泰和裕、裕泰、裕康、益泰、时新、惠昌、元康、张鸿丰、封震大等大户、中小户就更多了。③国药商店也不甘落后,闻风而起,有问松堂、福山春、立德堂、阜康堂、德生堂、全德地、太和堂等,他们外售中药,自制丸散膏丹、还有专营西药的致中和商店。④油粮行业如雨后春笋,比比皆是,主要是地主、富农们大力兼营商业,他们既有剥削所得的满仓稻谷,又有其他物资,与其囤积和高利贷,不如从事商业活跃,既大有可为,又利高10倍。这一点从土改中可以看出地主兼工商业或工商业兼地主在城市是大量的。计有:大裕泰、开泰、交易公店、郑德记、德润、一元、利达记、郑天源、立丰、毛荣大、新源来、益馀、徐源顺、吴德茂、立新、张余丰、张利和等大户,而中小户就更难统计了。其中如开泰还经销英商亚细亚煤油,吴德茂经销德士古煤油和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的金鼠牌香烟和英商的大英、老刀牌香烟。与此相适应的是砻碾行业异军崛起,他们既是手工劳动者又系商业性活动者,全城就有一二十户。由于物价波动,涨价风充斥市场,旧县府的行政费用全系以稻谷计值,工资也如此,采取发谷票向粮仓提谷,因而砻碾行业收买谷票加工大米出售,还替地主们加工稻谷抛售市场。⑤其他如酱园酒坊就有四大家,它们是周达源、五昌、丰茂、吴万源等。大型烟丝业就有3家,都系向江西广丰、浙江松阳采购烟叶刨烟丝加工出售的,每户雇佣职工就有二三十名之多,它们是林大丰、天成号、德昌春。大的瓷器商店有益泰牲、赵恒丰等专营各种瓷器。饴糖制作业(即糖坊),出名的有李乾茂、严志昌、柴同茂、杨源丰等家。还有一个行业叫五洋业,较突出的有百好、大生、百乐、正广和五洋商店,经营品种是煤油(洋油)、火柴(洋火)、肥皂(洋肥皂),矿烛(洋蜡烛)、卷烟(洋香烟)等,确有崇洋味?但经商者之目的在营利,同时也反映了中国民族资产阶级轻工业尚处于摇篮时期。不要看小小常山,钱庄就有3家:仁裕、同昌和裕大。当铺也有两家,生泰和万康,高柜台使穷人望而生畏。⑥酒店、茶馆、菜馆、饮食小吃,宿店之多简直难以描绘。据说,如果把通江西玉山沿途的三里亭、五里亭、七里坳、十里山、十八里、蒋莲铺、曹会关、白石街、小白石、中坊、草坪等也计算在内,足有百馀家之多。从三里滩、大生碓底、浮桥头到沿上靠船舶停留的岸边全系茶馆,酒肆和小吃,连片林立,盛况空前。不过店面简陋,还有草舍,因而最易起火,隔一二年就有一次火灾,一烧就是几十户。

当时的常山商业,确实繁荣兴旺。白天大商店留声机刺耳,夜间则汽灯明亮,一片大减价,大拍卖,不顾血本的叫卖声和强体力劳动者依靠扁担和肩头扛运的吭唷声,合成无节奏的噪什音调,大街小巷人流挤得水泄不通。旧商业者的尔虞我诈,相互倾轧,表面上繁荣,实质上是资本主义社会“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在旧常山的缩影。

四、应运而生的航运业及其他

其次是航运事业相当发达,据原有常山驿运站登记,本县流动船只应有九百九十号之多。最大船只是十一舱、常山仅有1艘,载重量7万余斤;十舱船30多艘,每只载重量五六万斤。这些船只均系上半年水涨时才能运载物资。其中八舱船只最多,一般载重量三四万斤,此种船下半年也能使用,有时船上人把笨重的船蓬抬在岸上住家,换轻使便蓬搞运输。还有部分五六舱船载重量只近万斤,全年均可运载物资。当时,每天停泊在常山港船只(包括外县船只)就达五六百艘之多。如果连家属计算在内(每只船以五人算),就有三千人左右。这就足以说明旧常山航运业之发达。港口除停泊众多的货船外,还停泊着九艘供有钱、有势人享乐的“花舫船”。“花舫船”油漆精致,雕刻细腻,又称之谓“高泊船”。舫船上歌妓、酒妓盛妆浓沫,妖气媚人,舫船上酒桌隔舱垂帘摆设,酒菜杯盘狼藉,呼五吆六的豁拳,嘻笑醉声通宵不息。一派琴音笙歌,响彻江上。还有一家河滨旅馆,据说是衢县阔佬所开。陈设相当标致,连地板也是油漆的,门口与内进既宽敞又精雕如画,这里专养妓女,歌妓为花舫船提供方便。

另外,旧常山有6个搬运码头,据说清末时期在京备案称为官码头,有小东门、大东门、北门、大埠头、大街和义乌码头等。每个码头都拥有经注册的扁担百根左右,后把码头叫码头工会,实质上是官霸合一压榨劳动人民的工具。码头办事的均设在茶馆内,在码头上还有负责记帐的工头,每根扁担由常山厘金局(后改称为统捐局)征收税金10%。名义向客户征税,实系劳力负担。当时的过塘行每家都拥有1020根扁担,他们购用的扁担,主要是为小客户和客商挑行李手忙所用,既能及时又可照顾亲友夥计赚点“外快”。有的工头与霸头也拥有1020根扁担,这些均称为官扁担,只有食盐地意挑运,其他物资必须以官扁担搬运,否则查获要处以罚款或没收搬运费。因住址数量多,搬运费交低,而且既脏又要过磅,所以才能不受官扁担垄断。有些要出卖劳力的穷人,就只有向工头或霸头租来扁担代运,运费由工头结算,要抽20%扁担费,码头的记账人员要抽行政费5%。因此,出卖劳力的穷人实际只能收入75%的运费。所以当时官扁担可以自由买卖,每条扁担最高市价要20元大洋。据反映,比买田还利高10倍。这是旧社会劳动人民受压榨的又一活生生事例。1929年组织码头工会,才废除官扁担的垄断剥削制度。

总之,所谓“两浙首站、八省通衢”的“小上海”,是官僚剥削阶级的天堂,劳动人民只是被宰割的羔羊而已。

 

      摘自《常山文史资料》(第一辑,常山县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1984年9月编)

Copyright 2013浙江常山地方志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