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乡村记忆

悠悠紫竹山

发布时间: 2015-04-30 09:37:39来源:常山社会科学

 

悠悠紫竹山
辉埠镇政府黄良木
 
位于辉埠镇童家村的紫竹山,因景色奇秀、佛光闪烁为历代朝野人士所青睐,在荆棘丛生、茂林修竹的山道上,洒下了许多古往今来文人骚客的诗篇,那散落在悠悠紫竹山的自然和人文遗珠仍然散发着悠长的光亮和清香……
一山诗情画意
“紫竹山头晓望开,日高云细鹤飞迴。青联天际浮云出,翠引风前数紫来……”这是明代进士梁怀仁在畅游紫竹山留下的诗篇,这位慧绝过人的书生,周岁识字,三岁诵书,四岁善吟诗,20岁考中进士,奉命授南吏部验封主事,然英年早逝,年仅23岁。正因为“紫竹山”一诗而流芳千古,也不知道是紫竹山因他而名,还是他因山而存,也许是兼而有之。
过了半个世纪,本县人士詹莱中进士之后,编纂《常山县志》时,专门踏访了紫竹山。他生动而含蓄描述了自己游紫竹山的心情:“共惜关山月,言寻袛树林。悠悠出世诀,咄咄岁寒心。翠竹轻烟隔,苍梧白露侵。归骖迎倦翼,钟磬有余音。”诗句体现了詹莱幽静的参悟之心。
明代诗人詹山在登紫竹山时,心情格外地好:“胜地重因仲氏来,行行渐觉好怀开。僧知客到携茶候,天相予游放鹤陪……”在“天相予游”的好天气里,又是好友“仲氏”结伴同行,山上的高僧还及时端来好茶,不问佛事就已经开怀大喜了。到了清代乾隆年间,县人王锡黻也步前人足迹,面对家乡的名山,直抒胸臆:“不到精篮四十年,重寻幽境意翛然。小桥宛委通山趾,石磴回环出树巅。庭际古松还旧识,竹间好句又新镌。远公为我驰持戒,醉唱深秋黄叶天。”看得出,在这样漫山红叶、层林尽染的丰收季节,诗人王锡黻是在竭尽全力搜索好词好句,传唱家乡美景。
一条神秘古道
常山县志记载:紫竹山长2.5公里、宽1.5公里,海拔361米,古时山上建有“慈云寺”(旧名大乘庵)。因山上盛长紫竹,故名。紫竹山虽然海拔不高,但植被丰富,以油茶、毛竹、松树、杉木为主,兼有多种药材。茂密的林木,为野生动物提供了天然的栖息之地。古代豺狼虎豹盛行,现在仍有野猪、山麂时常出没,在登上山腰的崎岖山道上至今还流传着一个神秘的传说。
紧依紫竹山下,有一座建于上世纪“大跃进”时期的狭长水库,走过风光旖旎的水库边沿,便可以爬坡登山,坡路不陡,都是石子镶嵌辅就的山路,很有沧桑感,千百年来默默地见证着紫竹山——这座佛教名山昔日的风光。爬坡半个时辰后,到了一段较陡坡处,森林郁郁葱葱,突现一块十多平米的草坪,旁边建有一棚房,上写有“土地庙”三字,内供土地公、土地婆两尊塑像。紫竹山护林员老张说,此处名曰“回马坡”——相传当年日本鬼子侵略时,一支日本军队杀到童家村,老百姓之前得到消息都收拾细软、拖儿带女躲进了紫竹山。日本军队随后追进紫竹山,可是到了此处古道,鬼子的军马怎么也不肯前行,鬼子军官用鞭子把马抽急了,军马就干脆跪了下去,伏倒在地,半天也爬不起来。相持大半天无果,这个军官不得不带部队回头下山,当地的老百姓躲过了一劫。后来,当地村民为了纪念这一古道的功德,就称其为“回马坡”。
一片古树名木
走过“回马坡”,两旁山林植被渐渐茂盛起来,我们粗略统计了下,树种有10多个。越往山顶,树木越高大,犹如进了原始森林,尤其是那一棵棵高大挺拔的松树特别的显眼,不由得让人想起课本上读过的《松树的风格》一文,心生敬意。一路上,我们纳闷,自进山开始在水库边看到过几棵毛竹,再也没见过有竹林。“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我们临近登顶时,见到了一片竹林,遍地长出一棵棵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竹笋,像在人前竞赛似的。穿过竹林,很快就来到一块数千平米的开阔地上,这里就是“慈云寺”(也称大乘庵)的遗址,路口高高地矗立着樟树、女贞、枫香三棵大树,棵棵都有几人合抱粗,按照林业部门的挂牌,树龄有300年以上。据护林员讲述,他们的祖先都有一个传统,每选择一个新的居住地,首先要种植几棵樟树、女贞和枫香。香樟树枝叶茂密,冠大荫浓,树姿雄伟,能吸烟滞尘、涵养水源、固土防沙;女贞耐寒性好,耐水湿,喜温暖湿润;枫香树喜光、耐寒、耐干旱,适应性强,特别是秋季叶片色彩艳丽,树冠浓密,适合在面积较大的庭院栽种。这三种树既能保护生态,又使风景秀美。村民通过观察三种树成活率和生长情况,来判断该地的生态环境、是否适宜人居等。因此,古树名木得到历代族人呵护,成了方圆百里的“树王”,也成为山坳中奇特的风景,引来众多的朝圣者、观光者。
一座祭祖圣山
三棵“树王”像守护之神,牢牢围着门口。老张介绍说,这块平地就是相传“大乘庵”遗址,不知什么年代被毁,现存的是后来由村民自发修建的,有正殿和前后各一三个殿房以及右边一生活用房和左边一眼水井,水井上还有古老的提水工具——辘轳。三个殿除中间一厅稍宽敞,前后两个比较简陋,分别供着毛林公、王林公、观音三座佛像。时有善男信女前来朝拜吃斋饭。据说,遇到佛教重大节日会更热闹,要摆30多桌。
在大乘庵遗址上,还能看到四块有文字的石碑。其中有两块年代较久远,一块是“紫竹山记”,可惜已断成两截,并且破损严重,只能看清这四个字,其余正文难以辨认;一块是“勅建樊氏官祠”,上面右边记有“大清光绪辛巳年季春月”,左边写有“八派嗣孙敬立”字样。“紫竹山记”上面都记了些什么?“勅建樊氏官祠”是纪念哪一位先人呢?
据考证,常山县樊姓始迁祖宗是樊清,南阳人士,宋元祐八年(1093)搜中书舍人,拜翰林学士,升尚书右丞,后因金兵之乱,樊清与其弟樊湍(河东节度使)自南阳随宋高宗南渡,寓居常山叠石。樊清死后葬于辉埠贤良峰下,追赠资政殿大学士、参知政事,谥号“文懿”,为崇祀乡贤,后人建祠于辉埠紫竹山。之后,樊氏后人朝拜者络绎不绝。
还有两块新近的碑文,一块是记载2006113人将毛林公请上山殿的功德碑,另一块是记载2008年善男信女出资重修紫竹山寺的功德碑。史载:紫竹山,在县北十五里,万山中一峰矗立,群山环拥。弘治间,有僧号无心者,结庐趺坐,问以祸福,有验,人皆神之,乃为之建寺。如此看来,紫竹山乃是方圆百姓的祭祖之地,她的神秘和美丽还待有缘人多来考证细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请先阅读我们的免责条款和重要公告,有任何问题请和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13 by 常山县档案局,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