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乡村记忆

寻觅灵峰寺

发布时间: 2014-10-17 09:20:03来源:三衢风采

 

寻觅灵峰寺
梁木•海福
 
近日,翻开新近出版的《常山历史文化丛书》,其中《古代诗词》中江袤的一首赞美“灵峰寺”的律诗引起了我的兴趣,趁着节假日的闲暇,约上几个朋友,寻觅灵峰寺而去。
据载,灵峰寺座落在常山城北的宋畈乡山区里,因村处古刹灵峰寺旁而得名。村民原是从江西南丰移居于此,民间流传着“先有灵峰寺,后有常山县”的说法,可见其历史之久远。
这是一个春夏之交的温暖季节,天空中弥漫着浓郁的花香,那是中国胡柚之乡——常山的胡柚花盛开了。我们沐浴着厚重的花香,吸收着清新的空气,沿续着古老的三衢山道,很快就进入了林区,两边耸立的是郁郁葱葱树木,整洁的水泥路与蜿蜒的小溪平行而筑,在这条狭长的山谷中,是那样的宁静而舒坦,不一会,村口的地名牌显示出“灵峰寺”的字样,果然,在一颗颗硕大的古树下郁闭着一排民居——灵峰寺村到了!
在村干部热情的引领下,我们马不停蹄地踏上了追寻古刹“灵峰寺”的道路,这个拥有四五千亩林地的灵峰寺村,近几年由于申报了生态公益林项目,机耕路得以修进了深山,虽说进山的路还没有浇上水泥,但因为路途不远,我们很快就来到了深处山凹中的灵峰寺古刹旧址。冥冥之中我们感觉到,正是泥土石路,才使我们能够连接地气,穿越千年去与古人对话。
这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山坳,在青山绿水的怀抱中,灵峰寺——这座千年古刹就如同端坐在太子椅的正中,也似卧虎藏龙的宝地,经年不断的一弯清水静静地流过它的身旁,又似雁荡山的卧龙谷,环视左右森严壁垒的古树名木,再仰望苍穹的蓝天碧云,恰如北宋诗人江袤在古诗“灵峰寺”中描写的情景:“雁荡林泉天下奇,谢公不到未逢时。碧云万壑千岩好,今日来游尽得之”。
史载:江袤,北宋常山人氏,年少之时,随其父至京师。时任枢密使的曾布因其聪敏好学,就把女儿嫁给了他。婚后,江氏携妻归里,闭户读书,宋哲宗元祐八年被补入太学,然而,诗人常恋山林之兴,不愿困守太学书斋。父母去世后,他扶柩返乡,为父母守墓。因其清风远韵,不愿为官,为时人称道。但他常与地方名流泊舟金川,把酒品茗,谈诗论道,宋史就有其《江袤集》二十卷,“灵峰寺”为其中一首。
遥想当年,江袤笔下的灵峰寺是那样的栩栩如生,而眼前山水依旧,只是寺庙不翼而飞,心中未免有些惆怅。据村里的朱姓老人介绍:灵峰寺始建于宋咸淳元年,历朝几毁几建,然香火兴盛不衰,整个寺庙沿着山坳由外向里递进三进三层建造,供着风格不同的140多个泥塑木雕佛像;第二进的天井里有一棵合抱粗的桂花树,花开时节香飘方园几里地;第三进正堂供着一个大观音像和一对送财童子,周围还有许多个大小不一的观音塑像。整个建筑由100多根大木柱支撑,气势宏伟,可惜在上世纪70年代为了建水电站,又逢上破旧立新的大气候,寺庙还是损毁了,连几棵大苦槠树和桂花树也未能幸免。
老朱还清楚记得:当时拆除寺庙时还有个小插曲,传说,灵峰寺庙是由一个外地来的金家寡妇带来一个纯金人头来建造的,等到寺庙完工只花去半个金头,因而流传着“上木身、下木身、金银财宝半木身”的古训,村民都以为剩下的半个金头还留在佛像身中,为此,在当年破除寺庙时,村民还把所有佛像和观音塑像全部开膛破肚地砸碎,寻找那半个金头,其中第二进大的泥塑佛像被敲碎后,仅仅一个佛头的碎泥就挑出了36担,结果当然是找不到金头,但我们可以想象当年的佛像之大。
寺庙塌了,和尚尼姑走了,当年寺庙门前热闹的商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年年更迭一季一熟的庄稼,还有那存在于人们心中的那份灵气,多少年来,每年都会有一批又一批的善男信女来到灵峰寺遗址前朝拜,特别是农历219日观世音菩萨生日和4月初8佛祖释迦牟尼生日等佛教节日里,前来朝拜的人会在村里排起了长队。回望田塍周边、空谷山崖以及灵峰寺遗址上那插满了未燃尽的香烛和檀香,朱大爷似乎还沉浸在少时的记忆之中......
岁月如同灵峰寺的溪水,一去而不复返了。好在灵峰寺的干部和村民们已在文化大繁荣大发展中业已觉醒,灵峰寺的景色依然美丽,想必他们也会在今后的发展中,用心地处理好发展与传承的关系,因为,只有发展创新,才能更好传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请先阅读我们的免责条款和重要公告,有任何问题请和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13 by 常山县档案局,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