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常山记忆

常山古墓印纹砖:来自隋代的文化遗存

发布时间: 2015-04-30 09:50:24来源:常山社会科学

 

常山古墓印纹砖:来自隋代的文化遗存
 
常山县文广新局 朱向京郑勇军
 
198712月,县文物部门在县内发现一处隋代古墓群,对其中的一个墓穴进行抢救性发掘后,出土了一批带有文字图案的隋代古墓印纹砖,且内容丰富多样,这既是我县考古史上的一大成果,也是研究隋代歌舞的重要史料参考。
一、墓主推测
出土的这批隋代墓印纹砖,规格基本一致,长30.6厘米、宽13.6厘米。从一些散落在村民家中的印模花纹砖中,发现有“郑墓”和“末年郑于大综”以及“维大隋大业七”的铭文砖。据当时考古发掘的记载,其中有“维大隋大业七年太岁辛末郑墓”等铭文。现存墓砖中有如此之多的确切反映墓主姓氏和墓葬年代的印模文字砖,这是较少见的。
郑姓出自河南荥阳,与周皇室姬姓同源,周宣王封姬友于郑国,子孙于是得姓。郑氏世居河南,传至24世,有郑吉、郑远兄弟迁浙江,为浙江郑姓之始祖,时间约在西汉末年。衢州郑姓始祖郑平,为郑吉、郑远的后裔。三国初,孙吴政权为与魏、蜀抗衡,巩固江东基业,防止当地土著居民山越人的反抗,遣中郎将郑平戍峥嵘岭(今衢州城内府山)。嘉禾五年(236)郑平被加封为征虏大将军,元兴元年(264)迁左光禄大夫、新昌郡公,食邑信安。吴国灭亡后不仕,以衢为家,是为衢州郑姓始祖,晋永嘉元年(307)还在世,相传寿至93岁。
衢州郑姓名人,见于正史的有梁、陈时期的郑惠、郑季徽、郑灼祖孙三人。祖父郑惠,梁时衡阳太守;父郑季徽,官通直散骑郎、建安令;尤以孙郑灼最为知名。据《陈书•儒林传》记载:郑灼(514581),字茂昭,东阳信安人也。祖惠,梁衡阳太守。父季徽,通直散骑侍郎、建安令。灼幼而聪敏,励志儒学,少受业于皇侃。梁中大通五年,释褐奉朝请。累迁员外散骑侍郎、给事中、安东临川王府记室参军,转平西邵陵王府记室。简文在东宫,雅爱经术,引灼为西省义学士。承圣中,除通直散骑侍郎,兼国子博士。寻为威戎将军,兼中书通事舍人。高祖、世祖之世,历安东临川、镇北鄱阳二王府谘议参军,累迁中散大夫,以本职兼国子博士。未拜,太建十三年(581)卒,时年六十八。
根据史料记载,隋代以前,衢州郑氏只有郑平后裔一支。而常山郑姓,史料记载最早是在南宋淳祐年间(1241-1252)才从安徽等地迁入。因此,常山隋墓群郑氏很有可能是郑平后裔。从年代和墓的规模上分析,或许是郑灼的后代。由于没有发现墓志等资料,一切变得扑朔迷离,有待深一步的发现与研究。
二、墓砖模印花纹丰富多彩
从已发现的隋墓印纹砖情况来看,图案、花纹、文字等内容非常丰富,主要有以下五类:
1.文字砖。有反映墓主姓氏、墓葬年代的文字砖,如前文提到的“郑墓”、“维大隋大业七”、“末年郑于大综”等文字,还有“□□建造”、“中”、“大方”等字样。隋代是汉字书法变化的时代,隋唐三百余年,在中国书法史上是一个重要时期。我国书法到东汉后期已成为欣赏艺术,此后经过魏晋南北朝书家的创作实践,到隋及唐初,书法艺术呈现出颠峰状态。沙孟海先生说:“隋代只有短短三十七年,但这一时代的书法艺术,上承两晋南北朝因革发展的遗风,下开唐代逐步调整趋向规范化的新局。这一过渡时间,是我国中世纪书法史上一个大关键、值得做一番综合性的分析研究。”常山隋墓砖中的文字,均为隶楷,字体古拙森严,形体方正,凝重多变,体现了隋代书法的一种特征。
2.墓壁纹饰砖。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几何图形砖,有菱形纹、圆形纹、半圆形;另一种是花草纹,有宝相花、莲花纹、太阳花等。圆形纹中有交错重叠纹,重叠处又有小椭圆。此外,还有钱纹等。
3.动物图案砖。有鱼、龙形,鸟形等。其中的鱼简练而生动,龙形和鸟形疑似青龙和朱雀图案。
4.兵马、盔甲武士纹砖。兵马纹有战马前半身、战马后半身和扬鞭的骑手图案;盔甲武士纹有身披甲无头盔挂箭袋和有头盔武士两种。
5.歌舞伎纹砖。一块砖上面的舞蹈图案由两部分组成:右边是舞伎飞天图,两个舞女衣裙长曳,翩然飞舞,舞姿轻快、飘逸,颇有“敦煌飞天”的韵味;左边四个载歌载舞的舞伎,中间两个演奏着乐器,两边的舞伎轻舒柔臂,婆娑起舞,具有强烈的节奏感。
三、常山隋墓印纹砖的历史文化价值
从印纹图案来看,常山隋代墓印纹砖的价值意义在于:
1.比较精确地反映了隋代江南贵族墓的时代特征。在古墓的考古发掘过程中,历史断代历来是一个严肃而又复杂、困惑的问题。在没有墓志的情况下,考古工作者往往会根据墓的形制以及墓中随葬品器物的特征来判断古墓年代。常山隋墓砖上的文字不仅有明确的墓主姓氏,而且连墓葬年代也印在墓砖上,这是罕见的。从如此多的印纹砖来判断,该墓地的家族非官即富,是地位显赫的家族墓群。
2.墓砖文字对研究隋代书法提供了实物帮助。隋代是汉字书法变化的时代,在中国书法的发展历程中,隋代并非仅仅是六朝风气的延续,而是“上接六朝,下开三唐”,具有承上启下的地位。常山隋墓砖中的文字,如“大方”、“维大隋大业”“郑墓”等文字,反映了隋代书法的某种变化。墓砖中的歌舞图案,既有北方游牧民族飘逸的风格,又有江南丝竹声中轻柔婉转的韵味,还有宫廷轻歌曼舞的情调,体现了隋代江南歌舞的特征。
3.局部展示了“壁画砖”文化。有资料表明,墓中画像砖的使用始自西汉,到唐代开始盛行。白寿彝著《中国通史》中称:“从唐高祖、太宗时期开始,砖式墓的墓壁上盛行印模花纹,…有的还在墓壁上镶嵌画像砖。”常山隋墓砖丰富的图案说明,在隋大业年间,常山就出现了印模花纹砖的砖式墓。当我们把这些花纹砖归集在一起,就会惊奇地发现:这些印模花纹所反映的全部内容足可以形成一幅壁画。画中有表示方位的青龙、朱雀,有身披盔甲、驾着战车、手执兵器的武士,有鱼等供品,还有类似宫廷音乐的歌舞伎表演。壁画的边缘还有花草纹、钱纹等装饰。
猜测使用这些印纹壁画的原因,可能是北方砖式墓因干燥而多用绘画壁画,南方多雨水绘画壁画难以保存,而改用印纹砖画的缘故吧。常山隋墓印纹砖图案内容丰富多彩,其价值要比同区域其他地方发现的一般隋墓高得多。而这一切,都有待进一步的挖掘、保护与研究。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请先阅读我们的免责条款和重要公告,有任何问题请和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13 by 常山县档案局,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