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常山记忆

王涣之与米芾:诗书文人的君子之交

发布时间: 2015-04-30 09:47:36来源:常山社会科学

 

王涣之与米芾:诗书文人的君子之交
 
常山县文广新局 毕建国
 
王涣之(10601124),字彦舟,常山县章舍人,王介第四子,北宋元丰二年(1079)登进士甲科。曾任杭州教授、上颖知县,升任给事中、吏部侍郎,授宝文阁直学士。后因病调至安徽亳州,任明道官提举。宣和六年(1124)病故,终年65岁。涣之生性淡泊,恬于仕进,常言:“乘舟常以覆溺处之,乘车常以颠坠处之,仕宦常以不遇处之,则无事矣。”
米芾(10511107),原名米黻,字元章,北宋书法家、画家。宋徽宗诏为书画学博士,是“宋书法四大家”(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之一,其书体潇洒奔放,又严于法度。《宋史•文苑传》载:“芾特妙于翰墨,沈著飞,得王献之笔意。”
王涣之与米芾同朝为官,志趣相投,彼此间有着亲密的交情往来。现以米芾的诗文书帖为据,对二人关系进行粗浅地分析和梳理。
一、寻晋帖奇石,渐成至交
北宋元丰二年(1079),19岁的王涣之荣登进士榜,先后在杭州、越州等地任教授。而此时年长王涣之9岁的米芾,已是颇有知名度的书画家了,并与当时达人显贵多有交识。如元丰五年(1082)米芾结识了苏轼,相互赠送书帖画卷(易苏民《三苏年谱汇证》有载);另据米芾《宝晋英光集》自述:“盖仆元丰六年(1083),赴希道金陵从事之辟,会公(王安石)谪居,始识公于钟山。”期间,王安石对米芾的书法造诣大为褒奖。
从现存史料来看,王涣之与米芾结识,书帖和奇石起到了牵针引线的作用。自元丰五年(1082)起,米芾开始留心寻访晋人法帖,两年后,即从收藏家苏激处换得了王献之的《中秋帖》。元祐元年(1086)开始撰写《宝章待访录》,当年八月成书。该书之《王右军书家谱》云:“右在山阴县王氏家,越州教授王涣之以书抵某,具言有此书。”米芾把王涣之帮助寻帖的事写入《宝章待访录》中,可见,在元祐元年(1086)之前,王涣之同米芾已经结识,且关系密切,曾经为米芾寻找王羲之书帖提供过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米芾爱石成癖,若遇奇石则称“兄”,跪地膜拜,很是痴颠,因而人称“米颠”。而宋代时期,常山“巧石”名扬天下,还受到了宋徽宗赵佶的极力推崇。据庄绰《鸡肋编》记载:宋徽宗“始爱灵璧石,既而嫌其止一面,遂远取太湖,然湖石粗而太大,后又撅于衢州之常山县,其石皆峰岩清润,可置几案,号为‘巧石’”。作为狂热的奇石爱好者,米芾肯定不会错过常山“巧石”。王涣之是常山人,米芾极有可能通过他收集常山巧石。这在米芾的诗《送王涣之彦舟》中可以得到印证:“……襄阳野老渔竿客,不爱纷华爱泉石。相逢不约约无逆,舆握古书同岸帻……”米芾在这首送别诗中提及两人性格爱好颇为相仿,还专门提及自己“爱泉石”、相逢相遇等,可以想象,两人以奇石为媒介,情意渐深,也是非常自然的。
二、书传世美帖,畅叙心迹
米芾所撰的《宝晋英光集》卷三《太师行寄王太史彦舟》诗云:“我生辛卯两丙运,今岁步辛月亦然……我识翰长(蔡京)自布衣,论文写字不相非……”米芾在该诗帖中,把自己的出生年月、家庭背景和交友情况等和盘告诉王涣之,表明了他对王涣之的真诚和信任。据曹宝麟先生《米芾<太师行寄王太史彦舟>本事索隐》一文考证,该诗帖书于元祐二年(1087)。可见,王涣之同米芾之间的友好和信任,在元祐二年已经相当稳固。
米芾书写的《蜀素帖》亦称《拟古诗帖》,被后人誉为中华第一美帖,或称为“天下第八行书”,墨迹绢本,29.7厘米,横284.3厘米。米芾在上面共书自作诗八首,其中压轴一首即为《送王涣之彦舟》,“集英春殿鸣梢歇,神武天临光下澈。鸿胪初唱第一声,白面王郎年十八……”,卷末款署“元祐戊辰(即元祐三年)九月二十三日,溪堂米黻记”。
这其中,又有一个故事,“蜀素”是北宋时四川造的质地精良丝绸织物,上织有乌丝栏,制作讲究。有个叫邵子中的人把一段蜀素装裱成卷,以待名家留下墨宝,可是传了祖孙三代,竟无人敢写。此卷经宋代湖州郡守林希收藏二十年后,一直到北宋元祐三年(1088)九月,米芾应林希邀请,结伴游览太湖近郊的苕溪,林希取出珍藏的蜀素卷,请米芾书写。米芾才胆过人,当仁不让,一口气写了自作诗八首,均是当时记游或送行之作。
《太师行寄王太史彦舟》与《送王涣之彦舟》两首诗,洋洋洒洒六百余字,字里行间洋溢着米芾对王涣之的真切感情。可见,王涣之同米芾之间,至元祐初年已经情同手足。
三、寄诗文书札,情谊醇浓
王涣之、米芾之间的朋友情谊,自始自终有增无减,可惜王涣之的书稿尽失,许多细节详情无从查证。然而,他们彼此的相互关心和扶持,在米芾寄给王涣之和他人的诗文书札中可见一斑。
王涣之与米芾交情匪浅,两人一直有不间断的诗文唱和交流。据米芾《宝晋英光集》载,米芾致王涣之的诗文除了上述的《太师行寄王太史彦舟》和《送王涣之彦舟》以外,还有三首,分别为《将行戏呈彦楚彦昭彦舟》、《和王彦舟》、《呈王彦舟》,诗中着重体现了友人间探讨人生、理想、志趣等细节。如《呈王彦舟》:“吏日虽云冗,逢休乐有余。山林三面胜,图史一斋虚。炼药惊衰早,逢人话索居。倾囊收剡楮,待着鹿门书。”该诗描述了米芾忙里偷闲,自得其乐挥洒书毫的情境。
米芾提及王涣之的书札字帖则更多,这里筛选几幅,略加说明。
《宠临帖》,为米芾致关景仁书札,作于元祐七年(1092)七月。书札云:“昨日特承宠临,属王氏兄弟饭,遂阻于门迎。”据此帖内容及相关史料记载,帖中的“王氏兄弟”系王汉之、王涣之两兄弟。由此可见,至元祐七年七月,王涣之同米芾一直保持亲密往来。
《私居帖》,为米芾致张恕书札,作于崇宁二年(1103)腊月。书札云:“彦舟去后,不闻左右动静,乡(向)风永怀,不能已已。”这里的“彦舟去后”是指王涣之因党争解职,从知广州改知舒州。此帖为当时米芾在润州,彦舟犹在舒州。可见,在王涣之被解职以及改知舒州期间,米芾一直对他挂念在心。
《雨应帖》,为米芾致江通书札,时间不详。书札云:“芾顿首。雨应,想佳快。彦舟桶炉遂相赠,吾友炉何不至也?思企思企。芾顿首。济道老兄。”帖中提到,因为天气湿冷,王涣之特地赠送米芾桶炉,用以祛湿防寒。这是好友之间关心照顾、体贴入微的一个侧面证明。米芾感动至深,于是在信札中向好友提及炫耀。
《广帅帖》,为米芾致王涣之书札,作于大观元年(1107)之初。书札云:“大观二十五日瑞墨斋告(假)中,芾皇恐顿首上启,广帅内阁侍郎台坐。递中拜教,审神相岂弟,台候万福。芾衰老,十日九假,旦夕丐襄阳,是为画绣。我公久淹外,谁肯引手?盖科名物望,高来则无着处。可依元度乞越,自安佳也。老友无隐,不备。芾顿首再拜。”。王涣之自崇宁初(1103)被贬,至此已历多年,自感衰老的米芾,仍然牵挂着王涣之“久淹外,谁肯引手?”同时安慰老友,建议向上乞求告老还乡,安度岁月,可谓是关怀备至。
《经略帖》,为米芾致王涣之书札,作于大观元年(1107)六月。书札云:“芾顿首再拜。经略内阁侍郎台坐。夏序顿懊,恭惟神明相佑,台候动止万福。不审几日入部?南华韶石必闻疑韵,杜甫叫者公亲见之,殊为奇胜。颖叔长编,叙峤外胜概,真可乐也。何为参侍?珍重珍重!芾。”由此帖可知,王涣之摘录了蒋之奇(颖叔)刻在岭峤的诗文,寄送予米芾;米芾则依旧牵挂着王涣之的命运走向,期盼皇上诏书早日下达。米芾在临终前,依然与王涣之保持着书信往来和讯息交流。两人关系之密切,显而易见了。
俗话说,君子之交淡如水。王涣之与米芾之间真诚坦荡、朴实无华的朋友情谊,充满了文人雅士的书卷气息,清香悠远,绵延久长,真是令人心生向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请先阅读我们的免责条款和重要公告,有任何问题请和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13 by 常山县档案局,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