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常山记忆

文峰塔——常山百姓心目中的通天玉楼

发布时间: 2015-04-30 09:40:56来源:常山文化信息

 

文峰塔——常山百姓心目中的通天玉楼
 
“奕奕文光,超超笔势,濡墨汁于云间,拂毫茫于天际。”来到位于常山县城中心的文峰西路,远远便能看见一座古塔于葱郁中巍然耸出,凌霄而立,它就是常山百姓心目中的标志性建筑——文峰塔。
在常山,流传着“一日不见文峰塔就要掉眼泪”这样一句俗话。明代著名诗人袁敬所在《文笔峰》一诗中夸赞文峰塔“一水光摇银汉小,九天星逼玉楼高”。这些都说明文峰塔在常山人心目中的形象高大。
文峰塔之形象高大,除其是标志性建筑外,更在于它所在的山峰及其周边深厚的文化积淀。
——这里是振兴文运的高地
文峰塔,在常山县城塔山公园内,坐落于浓岚积翠、山径幽幽的文笔峰之巅。文笔峰,位于旧县治之南,原称南山、县前山,是一座典型的城中山。因山上筑有玄武庙,且山形酷似武当山,故名武当别峰。
武当别峰称名文笔峰,肇于宋代。据史料记载,南宋乾道四年(1168),泉州同安人、右儒林郎苏玭来常任县令,当时正值常山文运低落之时,连续多年没有县人考中进士。于是,常山的绅士名流联名向刚任县令的苏玭提议,请求在城中建塔以振兴一邑文运。苏玭对这个提议表示赞同,经过一番风水堪舆后,把建塔的地点选择在县城之东南方,即象应文明的巽位——武当别峰之上,从此武当别峰即称为文笔峰,一邑学子奋然兴起。此后一年,常山考中进士的学子即达3人。乾道六年,苏玭被召赴都堂审录,后官至尚书吏部郎中。苏玭与陆游交好,喜好书法,笔法简远,其尺牍颇为当时常山人珍爱。苏玭儿子苏溱在南宋开禧三年(1207)又任常山县令,尤为重视一邑文运,对文峰塔很是敬重。嘉定元年(1208)常山一举考中进士5名。
如今的文峰塔系清嘉庆十八年(1813)重建的文峰塔,为六角七层楼阁式砖塔,高29.5米,直径4.8米,占地21.6平方米。石筑须弥座塔基坚实牢固,由四层青石板构成。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常山学子奋发图强。
——这里是“三衢之会”的善地
淳熙二年(1175)四月至次年四月,当时已经著名的理学大师朱熹和吕祖谦等哲学家举行了三次盛会,进行三次辩论,阐发各自主张,而又相互影响。第一次盛会是淳熙二年四月在福建崇安县(今武夷山市)的寒泉之会,第二次盛会是同年五六月间在江西铅山县鹅湖寺的鹅湖之会,第三次盛会便是次年三四月间在常山县城塔山西南举行的三衢之会。
据《衢州府志》、《朱子答吕伯恭书》和《金华遗事》等史料记载,“三衢之会”之所以选在塔山西南一里石崆寺,是因为石崆寺乃“自金华不入衢,径趋常山间道尤妙”(《朱子答吕伯恭书》)的深僻妙善之处,且距县城很近。“三衢之会主要讨论了对《四书》、《五经》的认识。对于《诗》,朱熹和吕祖谦两人都认为当时的学界不通过《诗》本身来研究诗,却以《序》来解释诗,是委曲牵合;只求了解《序》的意义,却宁可失去诗人的本意而不去体会,这是《序》的大害处。对于《尚书》,朱熹反对为《尚书》全书作注解,因为《尚书》中有伪篇。对于《易》,朱熹认为《易经》是卜筮之书。朱熹认为历史的作用在于讲明义理而不在于述说具体事件,因此推崇微言大义的《春秋》,以褒贬的方式来记录历史;吕祖谦却推崇《左传》、《史记》,讲究事功致用,以客观记述是非功过,从而给人以启迪作为治史的目的,体现了两人的经学对立。
三衢之会丰富提升了前两次盛会的内容,进一步奠定了朱熹理学的理论基础,是朱熹理学走向成熟的一次里程碑式盛会,在南宋理学的发展史上,乃至中国文化史上都具有重要地位。
——这里是弘扬儒学的圣地
据明崇祯十三年(1640)进士、累官秘书院大学士孙廷铨之《定阳李公书院记》所载,清顺治六年(1649),兵宪庚生李公、当代之濂洛关闽(即宋代理学的四大学派,指濂溪周敦颐,指洛阳程颢、程颐,指关中张载,指讲学于福建的朱熹),仿效鹅湖、白鹿洞等著名书院的做法,率邑绅徐闻夏、詹鼎元等12人,在土名槐荫里之南(塔山公园西一百步左右),创建了定阳书院,屹然辉映山川,直欲与周程诸子并镳道岸。书院建成后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县学只为生员提供求学机会的缺憾,吸引了一大批有志向的文人墨客前往讲学研读。时值满清入关初期,朝廷对明末东林书院事件犹有余悸,仍延续对书院的压制政策,定阳书院最终还是无力为继,毁于失修。
康熙五十六年(1717),江阴进士孔毓玑任常山知县一职。他来到常山后,大力发展农耕业,鼓励百姓开垦荒地,种桑养蚕。同时大兴水利工程,教民开塘蓄水,百姓衣食无忧。又建讲所于治东,申乡约,课诸生文艺。修邑乘,征文献,严保甲,靖奸宄,一时间民心所向。康熙五十八年(1719)六月、康熙六十年(1721)常山发生两次大旱,孔毓玑既请赈济,复捐廉(旧谓官吏捐献除正俸之外的养廉银)往江阴籴粟,减价平粜,分设粥厂,全活无算。一邑百姓为表拥戴之情,争相提出要为他立生祠。孔毓玑见盛情难却,便向大家和盘托出三年前书院修建工程因故搁浅这一憾事。士民听了深受震动,于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鸠工庀材,竭蹶襄事。建设工程从康熙六十年八月初开始动工,仅仅花了二个月的时间,书院告竣。建成的书院位于县治之东(塔山公园北十余步),仍以旧县定阳名之。分前、中、后三进,前为戟门,以时启闭。中堂悬挂朱熹像,供学子瞻拜。
日久,定阳书院渐废,被改造为店屋。乾隆六年(1741),詹兆麟兄弟捐献县城西郭屋址(约距塔山公园百步)并慷慨出资,建西郭定阳书院,门南向,旁翼以两房,中三椽为讲堂,周以回廊。由讲堂而北三椽为师生燕见所,东西翼以厢房,再北七间为主讲燕息地,高广与讲堂称,下而庖厨毕具。在詹姓兄弟的带动下,一些热心社会公益事业的邑绅纷纷捐钱捐地,书院得以正常运转。道光三年(1823),知县罗升棓认为西郭定阳书院规模太小,改称其为义学,集资在西门沙墩购买民房若干间(距塔山公园百步),重建定阳书院。前有戟门,中有讲堂,后为师生燕见之地,两翼斋房鳞次。
——这里是人文常山的福地
常山学宫起先建在县治东南五十步(塔山公园西北山脚),宋绍圣三年(1096),县令林卞建。寻迁县治西十余武,后历经多次原址重修、重建和扩建,直至建国初期,一直没有离开过塔山这块福地
常山县第一中学创建于1944年秋,当时命名为常山县立初级中学,以塔山上的武当行宫为校址。解放后沿用其名,1954年校名改为“浙江省常山初级中学”,1958年秋增设高中班后,学校由初级中学变为完全中学,校名遂改名为“浙江省常山中学”。1972年,学校改名为常山县第一中学,直至1998年才迁往城南。这所“常山最高学府”在塔山上历经半个多世纪,培育了一批又一批莘莘学子,成为常山人才培育的摇篮、事业腾飞的甲板,从而进一步巩固了文峰塔乃至塔山公园在百姓心中的地位。
如今的塔山公园及文峰广场,已成了百姓文化休闲健身场所,山上建有书画院和文化会所;山南麓建有县文化馆、非遗展馆和国家地质博物馆;西麓建有县图书馆、老年活动中心及老年大学等文化设施;西南麓的文峰广场是常山县城面积最大、集聚人口最多、设施最完备的文化活动中心广场。每天早晚,公园广场人气旺盛、氛围活跃,到处是健身休闲的人群,到处充满着欢笑声,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舞剑的舞剑、练拳的练拳……。每逢节假日,文峰广场总是弥漫着浓郁的文化气息,舞龙灯、展花灯、跳排舞、非遗展演、文艺竞赛等文化活动火红一片。连续多年在公园广场举办了常山柚、石文化艺术节。广场上的LED大屏幕,每天定时播放常山本地戏剧、原创乡土歌曲及其编排成的排舞等;每个月都有多个部门或乡镇(街道)在文峰广场举办激情广场月月唱群众文艺展演活动;尤其是每天晚上,挤满广场的百姓踏着音乐的节拍,跳着欢快的舞步,脸上无不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毕建国 邹志锋)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请先阅读我们的免责条款和重要公告,有任何问题请和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13 by 常山县档案局,all rights reserved